【all洛】摸鱼专用标题


  翻了翻以前的段子凑成的混更产物,黑化囚禁梗,不喜慎入。
  群里的小可爱可能已经看过了。
十分ooc,慎入慎入慎入。

【言棋】
屋子里黑暗而安静。
李泽言手里端着一份布丁,把它放到了周棋洛的面前。
“吃。”他的话向来言简意赅,带着命令的意味。
然而周棋洛没有理他,倔强地将头别开。
下一秒,他就被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紧紧攥住了下巴,强行把他的视线拽回。
“不是最喜欢吃布丁了吗?”他面无表情地说着。
手的力度加重,周棋洛痛苦地皱着眉却还是紧咬着牙关不肯张嘴。
李泽言将他压到在地,狠狠地咬上了他的嘴唇,一股腥甜在口腔中弥漫,周棋洛吃痛,只能乖乖张了嘴。
可对方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在他身上摸索着偶有碰到一两块紫青的痕迹,提醒着他不听话的后果。
再不停下大概又伤痕累累,周棋洛还是屈服。
“吃,我吃…”
他脚踝上的锁链嘎吱作响。

【许周】
眼睛被黑领带蒙上,周棋洛的眼前一片黑暗,铁链锁着的手脚使他无法动弹。
许墨正对着他,手里端着一块布丁,周棋洛不用看也知道他又是存心想来拿他找乐子。
周棋洛一直不是很懂许墨的恶趣味,喜欢在布丁里加各种奇怪的东西,要么是芥末,要么是柠檬汁,本来甜甜的布丁被他搞成各种黑暗料理后再强行喂他吃,让他猜猜里面今天加了什么。
这个过程自然是十分煎熬的,周棋洛深知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不可能有权力拒绝。
许墨拿着勺子喂给了周棋洛一口布丁,动作十分温柔,却总能让周棋洛颤抖。
这次的布丁入口意外的没有什么刺激性味道,但慢慢的,周棋洛就感觉不对了。
他的下腹升起一阵燥热,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开口就是不堪入耳的声音。
许墨看着他,眸子里一片漆黑,抬起手撑在了周棋洛头两边。
“猜猜这次加的是什么?”

【起洛】
手腕上被拷上银色的手铐,周棋洛盯着眼前黑色的“一坨”,怀疑白起是来找他要命的。
白起也是一脸无奈。
“还是做成这样了。”
他的语气十分无辜,但周棋洛却明白他的不怀好意。
如果表现出一点嫌弃的话他的下场自己也不敢想象。
强装着微笑任由白起将那“毒药”喂进嘴里,然而下一秒,伪装就全被他吐了出来,还伴着剧烈的咳嗽,身前人的脸色果然立马变黑。
可周棋洛却懒得再面对他,天知道他天天被关在这里阳光都碰不到的心情,他很,没有精力再装了,他现在一个眼神都不想给白起。
可对方哪能如他的愿啊,强硬地扶正周棋洛的肩膀正式他,眼神是说不出的凌厉。
看着周棋洛无神的双眼,他却笑了。
“想出去?呵,如果你能把手铐挣脱的话。”

 
评论(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