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虐狗的第13H】

  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

    吴羽策静静地瘫在桌上假装睡着,也不管他身旁的人的小动作。

    这节是自习课,没有老师来大家也都比较放松,李轩悄悄把吴羽策桌上的文具盒抽过来,打开拉链,往里面塞了只小甲虫。

    吴羽策挑了挑眉,仍旧没有动静,他对李轩这种幼稚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明明都已经是高二的人了,还有这种小学生的心理。

    他和李轩是这学期才坐到一起的,但其实从初中时二人就已经是同学了,只是关系没那么亲密,李轩这人吧,虽然说举止偶尔让人不能理解,但不得不说人的成绩还是不错的,为人也挺大方好相处,但在吴羽策面前完全就是损友的样子。

    过了几分钟吴羽策才缓缓睁开眼,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转头就见到李轩端坐在位子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般,察觉到吴羽策的目光,李轩十分坦然的迎了上去,还给了他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演技倒是不错。

    吴羽策暗自吐槽,一下把文具盒打开,在李轩故作淡定的眼神下,把那只甲虫捉了出来,然后用带着疑问的目光看着他。

    “我上课前还没有这东西。”

    ……

    见被发现李轩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开个玩笑而已…”

    无聊,真的很无聊这是那时吴羽策对李轩最根深蒂固的映象。

    李轩对吴羽策偶尔表露的嫌弃倒是毫不在意,依旧每天照旧,然后看着吴羽策很想骂人却还是要绷住的样子。

    在吴羽策发火的边缘来回试探,难道不有趣吗?

    那时吴羽策常常跟李轩说一句话。

    “李轩,你就活该单身。”

    高中时期谈恋爱的人不少,能单身了三年,李轩算是其中的一股清流了。

    吴羽策就和他不一样了,他人长得好看,追求的人也自然多,或许是从善如流,吴羽策也就谈了几任。

    这也就成为了他时常反驳李轩的理由。

    每当这时,李轩就会恶狠狠地看他一眼便闭了嘴。

    再然后吴羽策就会发现他的笔不见了。

    ……

    总之每天闹来闹去,吵来吵去,完美的表演什么叫三岁小孩式吵架,两人的关系倒是越来越熟络。

    虽性格大有不同,但是互补啊。——来自班上某腐女。

    再长的日子也会过去,高中三年转眼就到了结尾,李轩面对着他的志愿表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羽策已经动了笔,李轩突然就贴了过去。

    “你想考哪所大学啊?”

    “b大。”吴羽策如实回答。

    “行。”李轩立马回过身,笔墨在纸上迅速划动。

    “李轩,”吴羽策明白过来对方目的,满脸震惊的表情,“你疯了吧?”

    毕竟以李轩成绩完全可以考到更好的学校,虽然他的思维吴羽策向来不是很理解,但这可是关乎到前途的事,开玩笑也没这个开法吧?

    可李轩似乎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那个深黑色的b大就静静的躺在上面。

  “大学生活里没有你多无聊啊。”他一脸无所谓。

  后来吴羽策对李轩的评价不再是小学生,幼稚,而压根就是个疯子。

    最后李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报考了b大,吴羽策不知道他有没有被父母打一顿,他只知道大学这四年不会无聊咯。

下.

   下班时间一到,李轩便有些急不可耐地冲出了办公室,路过的员工都是一脸诧异看着他,实是不明白他们平时的工作狂上司怎么突然走的如此急切。

   来到目的地也就十五来分钟,是家在当地还小有名气的火锅店,正是饭店,人还不少,但李轩还是一眼就望见了坐在窗户边的吴羽策,对方正看着窗外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阿策。”他向吴羽策招了招手。

    发呆中的吴羽策愣了下,反应过来有人叫他,抬头便看到了李轩。

  “来了啊。”

    李轩应了声,坐在了他对面。

  火锅店的人声嘈杂,或许是因为火锅正煮沸直冒热气,李轩觉得自己也有些热了,把外套脱下来搭在了座椅上。

    “好久不见。”李轩率先说道。

  吴羽策看了他一眼:“就两个月而已。”

    两个月前吴羽策因公事出差了一趟,虽然只有两个月,但李轩感觉每天都很煎熬,他仔细想了想,从他俩认识以来,似乎除了彼此都不太熟悉的初中暑假会分别两个月外,他们再没有见不到对方这么久过,尤其因为这个出差是干正事的,李轩连电话都不敢经常大,生怕打扰了吴羽策的工作。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李轩叹了口气。

    吴羽策没有回答,两人渐渐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李轩拿着筷子在自己的晚里搅了搅,微微斟酌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正视着吴羽策。

    或许是认识的久了,两人间都有了些默契,吴羽策看似随意地摇了摇一旁的酒杯,知道对方必然有重要的事,遂等着他开口。

    “阿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这是……突然怀旧?

    “应该是……初中开学的时候?”

  李轩只是笑了笑:“阿策,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好看。”

  “嗯?”话题转变之快令吴羽策感到有些措不及防。

     李轩对他的反应只是长叹一声:“那天我看到你站在讲台边上,门外的阳光打在你身上……”

  这一说就停不住了,李轩整个人看着都有些飘,似乎陷入了之前的回忆中,可吴羽策却并不好,李轩说出的话自然不是坏话,简直可以说是把吴羽策加了好几个美颜滤镜,可就是这样,吴羽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随后他又开始奇怪,初中时他们还没什么交集,李轩怎么会记得这么多,这么清楚?

    “阿策,”李轩终于扯到了正题上,“我喜欢你很久了。”

    “咳咳。”吴羽策刚入口的水差点没喷出来。

  李轩立马站起帮忙拍了拍吴羽策的后背,面色带着些紧张却不乏期待。

    吴羽策总算消化完了他那句话,紧接着轻叹了声:“我早该看出来……”

    喜欢很久了,从你出现在我视线中的那一刻,我便开始注意你,因为想和你大开话茬,故意用幼稚的举动吸引你注意是他那时唯一能做到的事;因你和她人交往的眉头紧皱;为能随时看着你与你报考同一学校,我想,是时候了。

    吴羽策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那我们,试试吧?”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