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李轩生贺/双鬼】16H——烟与酒

双鬼烟与酒

 

李轩本不喜烟。

之前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手里夹着一根既呛人,又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的玩意儿。

直到后来的他遇见了吴羽策。

这里是家叫做“Miss”的酒吧,李轩则是这儿的老板。

身为老板的李轩除了偶尔调调酒,又或者抱着他那把木吉他在台上唱唱歌外,便不再怎么管事,堂堂酒吧的老板却是喜欢每天有事没事拎着他日常逃课的表弟李迅坐在吧台前瞎掰扯两句。

一家再平常不过的小酒吧,第一次见到吴羽策,也是在这酒吧里。

李轩一如往常地坐在吧台前,是中间的位置,右边则是李迅,吴羽策在他的最左边。

隔了三个位置。

李轩会注意到他,是从铁制的打火机的盖子打开的那阵声音开始。

对烟味一向不喜的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

确实,吴羽策点烟的动作行云流水,他夹着烟的手自是白皙又修长,或许是气质的原因,莫名带了些优雅。

但原谅我找不出其他更特别的地方;。

坐在李轩旁边的李迅如是说。

李轩则果断地表示,那是你眼神不太好。

其实李轩第一眼注意到的,除了吴羽策的手以外。

还有他的脸。

关于一个陌生人,谁的第一印象不是从脸开始的。

生得好看,吴羽策的无关绝对可以用“精致”二字来形容,尤其是眼角边的那颗泪痣,勾点的恰到好处。

是一种疏离的美。

吴羽策的目光一直是冷淡的,没有波澜,看不出他现在的情绪,或者说独自一人的他现也没什么情绪。

“所以你这叫一见钟情嘛?”李迅扯了扯嘴角,勾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

都说有时候人动心的理由真的是会千奇百怪,对于一个完全没有交谈过甚至不认识的陌生人,你只需要一个特殊的机遇和场所就可以对对方产生好感。

至于一见钟情,那大概就是缘份。

 

 

也正如李轩所认为的,说吴羽策疏离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就在一小时之内,李轩和李迅一脸目瞪口呆地坐在一旁默默见证了吴羽策可以在这段时间里,逼退5名前来搭讪的人。

其中大话最长的,也未能超过五分钟。

李迅望着台上的驻唱放空了会儿,默默道:“哥,祝你好运。”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李轩这一个星期下来,左打听,右打听,这才发现吴羽策原来他酒吧里的常客。

还是个大学生。

说实话,这个消息李轩刚听到时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有哪里不对,只是李轩虽已经是离开大学5年了的社会人了,现年已有27,但在他的记忆里,大学生涯似乎一直是把自己埋图书馆和自习室里了,所以对于酒吧这种地方,能够来的机会,又或者是兴趣,少之又少。

李迅听后又“啧啧”了两声,说他是老牛想吃嫩草。

“你如果不想我把你这个月的旷课记录告诉你妈的话,就坐好别说话。”

“别……哥,我错了,真的错了。”

 

 

一个在校大学生,整天往酒吧里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都说恋爱不是靠追求,而是靠相互吸引的。

吴羽策也本不喜于酒。

他第一次来这个酒吧,也纯粹是陪同学来玩的,可后来成为了这家酒吧的常客的,却也还是他。

好不意外,吴羽策第一次来这酒吧时,正好赶上闲的没事的酒吧老板,也就是李轩,拿着一把木吉他,在台上唱着一首,吴羽策未曾听过的歌。

他向来对音乐不那么敏感,但是他知道,这首歌很好听。

吴羽策不自觉走到吧台前,坐上最左边的位置,过后又从口袋拿出了一包烟,行云流水地点上,他也已有三年的烟龄。

宴会一点点地掉落,吴羽策的眼神却只集中在了舞台中央上的人上,灯光是昏暗的。

他的歌声莫名的吸引人,吴羽策这么想着,越发觉得他的歌声像香槟。

迸发出来的,又神秘的气质。

那首歌的歌词,吴羽策到底是没有给记下来,只不过他专注的究竟是不是歌词,他心里也明白。

他很耀眼,这是吴羽策对李轩的第一印象。

平生只有被人搭讪的份的吴羽策,突然有了种想主动认识别人的冲动。

至于从调酒师口中得知他们的老板既爱酒也懂酒后,吴羽策下意识地也要了一杯酒。

吴羽策之所以不喜酒,其中酒量不好就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抿着嘴凝视了会儿在灯光的折射下印出五颜六色的光彩的就被,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好室友方锐把喝醉的自己拖回去的可能性,吴羽策还是未下嘴。

 

“所以那酒吧里究竟是有什么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你成天往那里面跑。”

躺在吴羽策上铺的方锐,最近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现在这时候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孩子。”

“你先看看你这次的分数,再跟我说这话吧。”

 

 

关于他们的第一次对话,那也完全是个意外。

为此李轩也就牺牲了一件白衬衫。

不喝酒的吴羽策,每次来酒吧顶多点一杯毫无度数可言的果汁,也是五颜六色的那种,然后倒在一件白衬衫上……

那叫一个五彩斑斓,五光十色,红光满面,万紫千红,白里透红……

一个落入俗套的对话机会,两个各怀心思的人自然是没有可能放过的。

李轩拿着手机,亮出通讯录里备注着吴羽策的那一页,在李迅面前晃了晃。

在心里给了自己表哥一个白眼,并很想大声吼一句要到了暗恋对象的电话号码很了不起吗?!

“哦,那你喜欢的你们学校那校花进展的怎么样了?”

……

 

后两个月下来,李迅只想给自己点一首《一直很安静》,并且对天发誓自己一定乖乖回去学习,再也不来这什么狗屁酒吧。

离开酒吧前,他问调酒师:“有适合被虐的人的酒吗?给我来一杯。”

李轩在一旁听到这句话后,不禁笑道:

 

 

“酒要配烟,才最好哦。”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