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白】蒲公英

※给 @白术浅歌 歌歌的沙雕公寓写的魏华江(魏花匠)×喻初原的小番外
※和正文无关!和正文无关!和正文无关!
※迟早会轮到魏什么和陆之昂(划掉)
※ooc慎入,没有文笔,没有逻辑,都是bug
※xjb搞了忘爱症

今天本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初夏时节,偶有微风路过,阳光刚好,温暖地撒在树梢上,在墙上倒映出了一片斑驳。

魏华江载着一天工作下来满身的花香把花店的店门锁上就迫不及待地奔回公寓。

回公寓的路,魏华江还在迷迷糊糊地想,他们大概也就大半天没见吧,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公寓门被打开,魏华江还顺手拿出手机看了眼刚下班时给喻初原发的微信。

“初原,我下班了,马上回来!”

对话界面还停留在这句话上。

喻初原没有回。

魏华江随便看了看,也并没有在意。

今天的公寓似乎还挺安静。

魏华江脑里刚闪过了这个念头,就直直地奔向了喻初原的房间。

房间门禁闭着,魏华江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很快就把门打开,魏华江“嗷”的一下就扑了上去,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对方身上似乎是蒲公英的香味,清香中又泛着一丝丝苦,挺好闻。

喻初原被这个怀抱搞蒙圈后得出了这个结论,随即微皱着眉动作僵硬地推开了身上这只热情的大金毛。

“你是谁?”喻初原淡漠地吐出了几个让魏华江摸不着头脑的三个字。

“你是……我的男朋友?”喻初原犹犹豫豫地说出这句话,“可我不记得你。”

脸上就写着“不相信”这三个大字。

魏华江不知道自己上个班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初原也不是会和他开这种玩笑的人,除非……除非他是真的把自己忘了……

证明自己的身份并没那么麻烦,即使喻初原忘掉了自己,但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备注等太多东西可以证明他们的感情。

但喻初原忘了。

他忘了自己爱着眼前这个人。

也就没有爱了。

晚上,他们公寓一群人在客厅中央面面相觑。

“所以,初原你还记得我们,就是认不出魏华江了?”陆之昂问道。

喻初原神色复杂地看了身旁快坐不住的的魏华江一眼。

“嗯。”

空气突然就安静了。

随即就炸开了锅。

“还有这样的病?”

“要不去医院看看?”

“初原你今天有干什么吗?”

喻初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魏华江现在很焦躁。

他们昨天晚上经过商讨决定先来医院看看,排队的过程中魏华江几度想要握住喻初原的手,想起了现在的情况却又不得不硬生生收回去。

喻初原似乎看出了魏华江现在的状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作安慰。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愧疚的吧,对被自己遗忘了的爱人。

魏华江耸了耸肩,想示意自己没事,嘴角却只扯出了个勉强到不行的微笑。

无果。

喻初原自己也是医生,对这次的结果也猜到了个大概。

不知自己该有什么情绪,喻初原洗完澡,葱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他一向喜欢看书。

本打算看一会儿就睡,门却在这时响了。

打开门,是一张说得上熟悉的脸。

魏华江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他,似乎完全没在意上午的事。

“你要睡了吗?”

喻初原的屋里现在只开了那盏暖橙色的壁灯,不亮,魏华江也熟悉他的作息,知道对方是要睡了,觉得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

“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

“没事,”喻初原侧过身子,让出一条道,“进来吧,还早。”

他一向怎么温柔,哪怕自己也不知道喻初原现在把他放在了什么位置。

房间还是熟悉魏华江熟悉的样子,却让他莫名生出了陌生感。

喻初原现在坐在桌子前,为了光线更好又开了个白色的小台灯,魏华江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

白色的光线映出喻初原的轮廓,也映在了魏华江眼里,有些冰冷。

魏华江被自己一下蹦出地这个想法给逗笑了,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冰冷。

或许是魏华江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喻初原实在是无法再忽略。

只不过一抬起头,就对上了魏华江将深情都写在眼底的眸子。

喻初原有些不适应,又将头转了回去,目光集中在手里的书本上。

将他的表情动作都纳入眼里,魏华江自喻初原忘记自己以来第一次感到正真的心情愉悦,不住地伸出手,在刚触碰到喻初原发顶的时候又触电缩回来。

喻初原也感受到了他的动静,下意识看过去,二人一时陷入了尴尬中。

“初原……”魏华江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

“我会让你想起来的,”魏华江压低了声音,“我爱你。”

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场属于春天的大雨里,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树叶上,直到树叶沉重到再也撑不下去,雨水就又落到了地上。

那条小巷子里有棵樱花树,花瓣被雨水打湿,也有不堪重负的花瓣被打落,魏华江看到了那棵樱花树。

然后看到了喻初原。

魏华江慌慌张张跑进那条小巷子只是想躲一躲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正巧碰到路过的喻初原。

对方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视线落在了魏华江的方向,似乎是看出了自己的窘境。

毕竟一个二十来岁的人为了躲雨在小巷子里毫无形象地窜来窜去实在是不太好看,喻初原走到了他身前。

“需要帮忙吗?”喻初原柔和地问道。

雨还是很大,即使撑着伞喻初原的裤腿和发尾还是不可控地被雨水微微打湿,连带着眼睛都透着点水汽。

就那么直直地看着自己。

魏华江愣了下,摆了摆手。

“不用了不用了。”他说罢,跟突然抽了风一样冲进雨里只留给喻初原一个慌慌张张的背影。

“也许是一见钟情吧。”魏华江突然笑了,笑得温柔,似乎是陷入了什么美好的回忆里。

喻初原听着明明是他经历过却不在记忆里的故事想做点什么回应,却发现自己已经困到不行。

已至深夜,窗外星河满天,夜风带了丝凉意,却又不冷。

喻初原已经睡下,魏华江也回到了自己房间里,打开窗户,迎着夜风,点燃了一支烟。

浓重的烟味渐渐盖过了蒲公英清香的味道。

“明天会记起来吗……”魏华江叹息一声,不知是在问谁。

大不了让他再爱自己一次。

一个星期后,魏华江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成功使喻初原又一次忘掉了自己。

不解之后,就是绝望。

直到白逍遥嚷嚷着找到了这个病的资料。

“你们……可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白逍遥还有些犹豫。

“你说。”魏华江有些急切。

“初原哥这个病……叫忘爱症。”

“忘爱症?”喻初原身为一个医生,却对这种病症可谓是毫无印象,自然感到奇怪。

“虽然不知道可信度是多少,但初原哥的症状……确实和这个很像了。”

“得了这病又会怎么样?”

“会忘记自己最爱的人,”白逍遥继续说,“会一直拒绝对方,无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忘掉对方……”

“又治愈的方法吗?”魏华江差点蹦起来。

“有是有……”白逍遥低下了头,“那就是,他爱的人,死亡。”

魏华江搬走的那天这个夏季已经快结束了,阳光依旧热烈,似乎是想把人烤干,蝉一声一声叫着,不知疲倦。

喻初原一直送人送到了机场。

“对不起。”

“你没错初原,”魏华江笑得轻松,一副已经释然了的样子,“能抱一下吗?”

怀抱里依旧是蒲公英的清香气息,或许是沾得久了,怎么洗也洗不掉了。

魏华江去了南方,去了他从未涉足过的城市,没了消息。

一晃又到了春季。

喻初原刚醒便感觉到一阵头疼欲裂,许多尘封已久的记忆一瞬间就都涌了上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便响了起来。

“请问是喻初原先生吗?”

“是。”

下午三点,喻初原如约到了对方说的那家咖啡店。

自称是魏华江的朋友。

那人将一个包裹递给了他。

“这是他到了那边起就开始写的信,”他说着,话语里还有股浓厚的鼻音,“写给你的,却又不敢寄出去,怂得。”

“那他人……”

“花店里一场火,烧得可干净了……”

喻初原紧闭着房门,读着那些信,一封一封。

未关上的窗户外传来了一阵清香,泛着微苦。

他想,又到了蒲公英开的日子了。

 
评论(14)
热度(32)